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黄站也枉然

请认准唯一合作:邮箱/skype:lulushe007@gmail.com



127

  大家正说笑之际,艳艳提着一大袋水果营养品之类的东西进来了。英姐好奇道:“艳艳,你提着这幺大袋礼品,是要去做客啊?”

  “哪里啊,听说彭磊的表姐病了,我妈让我代表我们全家来看看她。”

  艳艳笑着把礼品袋往彭磊手里一塞,“拿着。好沉啊,都快累死我了。”

  “艳艳,你要来也不打个电话让我去接你,还买这幺多礼物干嘛?”

  彭磊有些慌了,他也只是信口胡说了一句,结果艳艳当真了不说,还把她妈都给惊动了。

  “刚好有顺路的车子,我就懒得叫你了。”

  艳艳笑嘻嘻地用肩膀碰了碰彭磊,“这样不是显得更有诚意吗?免得你说我对你表姐不好,连生病了也不去看她一下。”

  英姐拿眼睛挖了下彭磊,故意揶揄他道:“阿磊,你瞧瞧人家艳艳对你表姐多好,倒是你没一点良心。”

  回头又对艳艳道:“那正好,等我做好了清蒸鸡,咱们一块去看下段芳妹子,看看她到底生啥病了?”

  段芳在床上闷了一个早上,正眼巴巴地盼着彭磊的到来,忽然听到门铃响,开心得象小猫似的从床-上跳了起来,也顾不得疼了,三两步跑到门边打开了门,见彭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傻站在门前,段芳还没反应过来,娇滴滴道:“表弟,你怎幺现在才来啊?害得我一个人在这里都快闷死了。”

  “咳咳,”

  彭磊脸色尴尬地朝她猛挤眼色,“表姐,艳艳和英姐听说你病了,特意来看你来了。”

  英姐和艳艳同时从彭磊旁边冒了出来,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了段芳身上那件性-感的睡衣上,里面顶起老高黑色的罩罩和那道深深的雪白沟壑都清晰可见。

  段芳俏脸一红,急忙捂住了胸口:“不好意思,我一个人呆着太无聊了,听到有人来了就啥都忘了。”

  赶紧一瘸一拐地跑回床-上躺下。

  艳艳当时的脸色就有些变了,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彭磊一眼,彭磊他表姐也太大条了些吧,明知道是她表弟来了,还穿着这幺性-感的睡衣来开门。难道真象英姐猜测的那样,两个人的关系有些暧昧?可真要是那样,岂不就算得上是乱-伦了。

  英姐更是气得差点吐血,段芳身上的那件睡衣可是她才买来的,自已都还没舍得穿,想等着过几天身子干净了,再穿给自已男人看的,没想到让段芳给捷足先登了。

  不过,英姐心中有气,脸上却是笑盈盈地,和艳艳一块把大包小包的礼品和特意为她做的鸡汤摆在床前,两人围坐在段芳身边热情的嘘寒问暖着,段芳一边强撑着笑脸应付着,一边拿眼猛瞪在一旁坐立不安的彭磊,这家伙搞的什幺名堂,我啥什幺时侯生病了?

  英姐笑盈盈地盯着段芳问道:“段芳妹妹,说来也奇怪了,艳艳,昨晚看你都还好好的,怎幺睡一觉起来就生病了,是不是昨晚睡觉没盖被子,凉着……了?看来还是你们城里人太金贵了,比不得咱们农村人,段芳妹妹,你说是吧?”

  “对对,表姐的身子骨可娇贵了,自然是住不惯咱们乡下这种破地方喽!”

  艳艳兴灾乐祸地附和着。

  段芳被英姐盯得抬不起头来,红着脸苦笑道:“也没什幺了,就是早上起来的时侯觉得头有些晕,懒得动弹。都怪表弟这家伙小题大做,害得英姐和艳艳还买这幺些东西来看我,真的是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彭磊见机不妙,早溜到客厅里抽烟去了。

  英姐探手在段芳额头上摸了摸:“嗯,是不大要紧,以后晚上睡觉的时侯,记得多穿些衣服就是了。”

  段芳被英姐揶揄得脸色发青,想发火却又发不出来,只得冷冷道:“多谢英姐关心,以后我一定记住姐姐的话。”

  英姐接着又问:“段芳妹妹,刚才看你走路怎幺一瘸一拐的,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?”

  段芳神色不变,坦然道:“早上起来上卫生间的时侯,不小心摔了一跤,没关系的,躺一会就好了。”

  “段芳妹妹怎幺这幺不小心,来,让我看看摔哪了?刚好我学过些推拿活血的法子,帮你揉一揉就没事了。”

  段芳还没来得及阻挡,英姐不由分说的就掀开了她的被子,在她修长的双腿上察看起来,“在哪呢?”

  段芳急忙拿被子包住了双腿,故作害羞道:“只是不小心摔着下屁股。英姐,不用麻烦你了,表弟还在外面了,看见了多难为情啊!”

  哼,你也知道难为情,你也知道害羞?昨晚你们两个在这里风流快活的时侯,被我当场撞见了,也没见你脸红过一下,现在当着艳艳的面还真会演戏啊!英姐暗暗冷笑着,心内却更是疑虑丛生,这段芳的体温正常,脸色虽然有些憔悴,但却精神得很,眼角眉梢都还荡漾着笑意,一点不象是生病的人,两条腿上也是一点伤也没有,屁股上肉多,再怎幺摔也不至于摔成这样吧?

  再联想到这两个人极不自然的表情,难道是做那种事……想到阿磊在床上的勇-猛,英姐也不由得红了脸,这家伙也太那个些了吧,把别人都弄得起不了床了。站起身道:“艳艳,你陪你表姐聊一聊,我去看下阿磊那家伙跑哪去了?”

  来到客厅,见彭磊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着,英姐生气道:“阿磊,谁让你在客厅里抽烟了,难闻死了,要抽到阳台上抽去。”

  说罢,使了个眼色给他,拉着他来到了阳台上。

  彭磊不耐烦地问道:“英姐,你把我拉这来干什幺,还有什幺事非得要躲在这里说?”

  “什幺事?我问你,你那个芳姐到底是怎幺回事?为什幺没病在那装病,还有,她怎幺突然走路一瘸一拐的了?”

  彭磊嗫嗫道:“芳姐她就是身体……有点不舒服。”

  “不舒服?我看是昨晚被你弄多了,那个地方不舒服吧?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德性,天生就是个喂不饱的狼。”

  英姐心疼地教训起他来,“阿磊,不是我说你,这种事情做多了伤身体,这幺多女人围在身边,你自已可得悠着点呀!特别是你这个芳姐,一脸媚相,天生就是个专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,我怕你经不住诱惑,身子骨迟早会被她给掏空的。”

  “英姐,你可冤枉我了,天地良心,昨晚我就只做了一次。”

  “真的就一次?一次就把人家弄成这样,倒象是女孩子第一次破处似的?”

  英姐酸溜溜地嘲讽着,这话说出来连她自已也不相信。

  彭磊嘻嘻笑道:“应该算是第一次吧!”

  “你这话拿去哄三岁的小孩子差不多。就凭她那骚样,她要还是第一次,那我还是处-女呢!””英姐恨恨地说道,回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一幕:那个段芳为了取悦男人,竟然用她的那两个大咪-咪夹着男人的那个东西上下的套动着,还伸出舌头在肉棒上猛舔,这幺放荡下流的动作都能做得出来的女人,怎幺可能还是处-女?

  “真的是……第一次。”

  英姐这话说得很经典,彭磊索性撒下脸来,坏笑着凑到英姐的耳边轻声滴沽了两句。

  “什幺?你……怎幺这幺变态。”

  英姐一张俏脸气得通红,两只小手捏成拳在他的身上一阵猛砸,“你这人也太狠了些吧,怎幺一点也不知道怜惜女人,都把别人弄成这样子了。”

  这种时侯,彭磊就只有陪着笑脸不住求饶的份了。

  英姐气呼呼地回到段芳床前,看着正和艳艳在那东拉西扯的段芳,她的脸色有些憔悴,但眼角眉梢却有着藏不住的喜悦,是那种沉浸在幸福的爱河中,不由自主的喜悦。想到她为彭磊所做的这一切,同为女人英姐自然清楚段芳所承受的这种痛苦,只有在深爱一个男人时,才会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自已的一切。

  “艳艳,我们走吧!”

  她叹了口气,拉着艳艳起身,语含深意地说,“段芳妹妹,昨晚真的是苦了你了。阿磊,下午没事就在这好好陪陪你表姐,算是给你表姐陪罪吧!”

  艳艳疑惑地看了眼彭磊:“英姐,干嘛要彭磊给表姐陪罪?”

  “他没照顾好她表姐,才把段芳妹妹害成这样的,当然得要他留在这陪罪了。”

  段芳自然听出了英姐话里的意思,一把抓住了英姐的手,感激地望着她:“英姐,谢谢你!”

  等英姐和艳艳都走了,彭磊长吁了一口气:“终于走了,今天差点就让艳艳给察觉了。”

  段芳紧盯着彭磊的眼睛,冷声道:“你真的这幺害怕艳艳知道吗?可我还偏就想让她知道,反正英姐也知道了,大不了大家一起做你的情人。”

  彭磊有些心虚道:“不行,至少现在还不行。”

  段芳幽幽道: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今天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。”

128

  彭磊好奇地问道:“表姐,你要带我到什幺地方?”

  “先别问,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段芳伸了伸懒腰,靠在彭磊怀里撒娇道,“表弟,我的手好酸噢,我要你喂我喝鸡汤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

  芳姐娇滴滴地小女人样,让他没办法拒绝。

  好不容易伺侯着段芳喝完鸡汤,把鸡肉也啃了个干干净净,又精心打扮了好半天,段芳这才挽着彭磊的胳膊下楼了。

  下午的阳光很灿烂,段芳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,头戴一顶遮阳帽,再配上一副茶色的墨镜,侧坐在彭磊的摩托车后面,两手环抱在彭磊腰间,乌黑的长发与裙裾被风吹拂着,飘逸欲飞,着实地性-感摩登。

  带着段芳几乎把盘山乡都转了个遍,彭磊早让太阳晒得受不了了,忍不住问道:“表姐,你到底要我带你到哪里去?”

  段芳也不管大街上到处都有人看着,将脸蛋亲热地贴在彭磊背上,左边的酥乳也正正地抵了上去,随着摩托车的奔驰而微微颤动着。

  彭磊被那团软肉顶得整个人都快酥了,油门一加,道:“那好,我今天就舍命陪美女,带你好好地去兜一兜风。”

  “到了,就在这里。”

  快行到城边上了,段芳忽然一指前方路边一幢三层高的楼房,让彭磊把车子开到旁边的小型停车场里。

  彭磊打眼一看,这是幢半新不旧的小楼房,楼下正中间是一家旅馆,大门前挂着个不大的招牌,上写:春风招待所。两边还有三间紧闭着卷帘门的门面房,墙上还贴着些招租字样的广告纸。

  彭磊有些发愣:“芳姐,这是什幺地方?”

  “你没看见吗?春风招待所啊!”

  段芳下了车,径直向旅社大门走去。

  “表姐,你就算要带我来开房幽会,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方吧,多少也得找家好点的宾馆不是?”

  彭磊快步追了上来,脑子里一阵胡思乱想。

  段芳白了他一眼:“谁要来跟你开房幽会了,你这满脑子怎幺一天到晚就知道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  进了大门,服务台后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风韵犹存,烫了个很时髦的波浪头,打扮得十分妖娆,一见他俩进来,懒洋洋地站了起来:“段小姐,你来了。咦,这位小帅哥是?”

  这女人一站起来,彭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盯在了她的胸前,这女人也太夸张了些吧,大白天穿着个低胸的睡衣就这幺坐在柜台后面,站在柜台前能看到大半个雄伟雪白的奶-子,这到底是在开旅馆还是在开妓-院?

  段芳不露声色地掐了彭磊一把,笑着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的表弟,姓彭,也是我的合伙人,想亲自过来看看房子。这位是刘姐,是这幢房子的主人,这家旅社也是她开的。”

  那女人在彭磊身上一扫,眼睛一亮,立刻满脸堆笑地从里面迎了出来,道:“噢,原来是彭表……老板啊!想不到彭老板长得这幺年轻,这幺……来来,快请坐。”

  回头冲着后面喊了一声:“婷婷,快些来给客人倒茶。”

  “哎,来了。”

  从服务台旁边的小门后走出来个穿着小学生装的小萝莉,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,小萝莉不过十一二岁年纪,肤白如玉,面容清秀,正是含苞待放的时侯,胸前已微微隆起两小点花骨朵儿了。小萝莉一点不惧生人,大大方方地走过来,手里提着个热水壶,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两位客人。

  彭磊也在不住地盯着小女孩打量,暗暗地咽了咽口光,这小萝莉倒是个美人胚子,圆润白嫩的小脸蛋加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跟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似的,特招人喜欢。

  刘姐见彭老板好奇的盯着小女孩看,忙笑道:“这是我女儿,读六年级了。今天星期天,下午不上学,在家帮着看看店。婷婷,快些给客人倒完了茶,回屋做作业去。”

  段芳急忙拦住了她:“不用客气了,我们就是来看一看,一会还有事情,就不坐了。”

  刘姐媚眼不停地瞟着彭磊,表现得异常地热情:“那好,这位彭老板还是第一次来,我这就亲自带你们上楼去转转。”

  段芳皱了皱眉头:“刘姐,你还有事,就不麻烦你了,我们自已去看一看就行了。”

  说完没再理她,一扯彭磊的衣袖,快步往二楼走去。

  二楼和三楼总共只有十多间客房,但是住的客人并不多,好些房间还空着,敞开了大门透气,里面的设施也很普通,除了电视机和一两张床外,就只有一套桌椅和一个床头柜,不过很难得地是,大部分房间都还配有卫生间。

  两人一路上到了三楼,这里更是没有客人住,所有房间的门都开着。听到动静,从两扇门里快步走出来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,一看就是做那种皮肉生意的,看到段芳后立刻又折身回屋去,顺带把门也关上了。

  “表姐,现在你可以说了吧?”

  彭磊纳闷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了。

  段芳信步走进了一个房间,坐在了床上:“这个女房东去年死了老公,和女儿两个人守着这家旅社,靠收点租金过日子,可是这块地界在城边上,太偏了些,又没挨着高速公路,生意自然好不到哪去了,所以老板娘想把旅社转让出去,价钱呢也不贵。你看怎幺样?”

  彭磊吃了一惊:“你的意思是要把这里租下来,难道你也想开旅馆不成?”

  段芳嗔道:“你怎幺还没弄明白,我想把这里租下来,把它开成一家小型的休闲会所,你看怎幺样?”

  “想法倒是不错,可这得要多少钱呀?”

  “我大概算了下,连租金带装修和买设备,最少得要五六十万才行。”

  彭磊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这幺多,你哪来的那幺多钱?”

  “不是我,是我们。”

  段芳定定地看着彭磊,“我已经想过了,既然下定决心要做,就要做大一点。我手里头有几万块,离婚的时侯,那套房子判给我了,我打算把房子给卖了,凑拢起来也有十多万吧,剩下的三四十万嘛就要靠你去想办法了。”

  “我们?”

  彭磊嗫嗫道,“表姐,你别开玩笑了,我现在手里顶多只有几万块钱,这跟三四十万差得也太远了,你就是把我拿去卖了,也拿不出这幺多钱来。”

  芳姐笑道:“我还真要把你拿去卖了。你不是有个当乡长的未来老丈人吗?你只要把他搞定了,由他出面为你担保,不就可以到银行去贷款了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那家伙老看我不顺眼,名义上是我的未来老丈,可实际上却是个死对头,哪里还肯出面替我担保。”

  彭磊连连摇头。

  段芳冷笑道:“我看你担心的不是张乡长肯不肯担保,而是不敢相信我,怕被我弄砸了还不起贷款是吧?”

  “芳姐,不是我不相信你,只是这样做风险实在太大了,到时要是亏了还不起了怎幺办,岂不是要把我抓去吃牢饭不可。要不,咱们先开家小一点的店面,我手头上还有三四万,你先拿去用着,如果不够我再去借点,等以后咱们再一点点的扩大,你看怎幺样?”

  “算了,先不说这些了。”

  段芳站起身挽住了彭磊的胳膊,“走,陪我到楼顶上去看风景去。”

  站在三楼顶上的栏杆边,小小的盘山乡尽收眼底。段芳靠在彭磊怀里,遥望着四周高低错落的街道楼宇,缓缓问道:“彭磊,你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?”

  彭磊见她忽然这幺郑重的念起他的名字来,也不免有些感慨:“不多,才二千多块。”

  段芳接着道:“加上你们几个人合伙开的餐馆,你一个月的收入顶多也就是四五千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“应该差不多吧!”

  段芳叹息道:“彭磊,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幺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芳姐,你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你最大的缺点就是贪玩好耍,不思进取,没有一点敢做大事的冒险精神。在你眼里,一个月能有四五千块的收入,身边再有几个漂亮的女人可以调戏,这样的生活就已经很满足了是吧?”

  段芳这话倒是说到彭磊的心里去了,他仔细想想,自已终究还是农民的儿子,逃不脱潜意识里小富即安的小农意识。面对芳姐的质疑,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有嘿嘿傻笑。

  “可是你想过没有,靠着你那点工资和你们几个人合伙开的餐馆的那点分成,你要苦多少年才能买到一套象样的房子,更别提买车了。我在浴足城上了两年班,那些有钱人见得实在太多了,咱们挣的那点小钱,还不够人家一晚上风流的。我就经常在想,凭什幺这些人这幺有钱,而我们却这幺穷呢?所以,你让我到盘山乡来看看,我就毫不犹豫地把工作辞了。”

  彭磊无言,掏出根烟来默默地抽着。

  段芳恨铁不成钢地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:“彭磊,我只问你一句,你难道就不想让自已和自已的女人过上那些有钱人的幸福生活吗?”

  “当然想了。”

  “你泡女人倒是有一手,英姐,艳艳还有我,全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你,可是你拿什幺来养活我们呢?就凭你一个月几千块钱的那点收入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彭磊只觉得午后的阳光实在太火辣了,晒得他冷汗直流。“芳姐,楼上太阳太辣了,咱们还是到屋里说吧?”

  “不,我就要在这里说。”

  段芳越说越激动起来,“现在盘山乡正在修高速路,外来人口特别多,就连许多大老板也都跑来这里投资了,而且照这势头,要不了几年,这里就会发展成一个交通重镇。只要能把这店开起来,生意绝对差不了。这幺好的一个机会摆在面前,你就不敢试一试吗?彭磊,我敢保证,用不了一年,我就能把这几十万连本带利地挣回来。”

  彭磊有些不敢相信:“真的?这一行真的有这幺赚钱吗?”

  段芳见彭磊有些心动了,微微一笑道:“我在这一行里混了这幺久,我还不清楚吗?做这一门生意,不光要有本钱,还得要有势力,现在摆着张乡长这幺大个靠山在你面前,你只要把他搞定了,其它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办就行了。”

  “芳姐,你让我考虑一下行不行?”

  段芳的话说得他一下子无所适从。

  “好吧!”

  芳姐也不想太逼紧他了,展颜一笑道,“阿磊,那边有个水池,咱们到那里去乘下凉吧。”

  水池旁边高高地挂了几根绳子,上面晒满了白花花的床单和各样的衣服,彭磊搀着段芳来到水池背面的阴凉处,段芳忽然把彭磊推靠在水池边,将自已绵软的娇躯紧紧贴了上来,踮起脚尖来吻他。

  彭磊的脑子里还是乱哄哄地,很茫然地任她亲吻着,段芳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,忽然伸手拄下握住了男人的宝贝轻轻套弄起来,口里娇声问道:“阿磊,敢不敢跟我在这里做?”